陜西大型綜合性門戶網站

第十九屆西安國際音樂節拉開帷幕 唐詩與交響的心靈共鳴


  唐詩,東方文化的精髓。交響樂,西方古典音樂的極致。當唐詩與交響樂在長安相遇,中國文字抒情表意的集大成者與西洋器樂戲劇性的藝術表達,將碰撞出怎樣璀璨的火花,將投射出怎樣獨特的意境,將傳遞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怎樣的生命況味?11月14日晚,西安音樂廳里,精彩亮相第十九屆西安國際音樂節的《長·安——唐詩交響吟誦音樂會》,流淌的音符與輕吟的詩篇將盛唐氣象與長安相勾連,以李白為代表的唐代詩人仿佛踏歌而來,詩意而豪邁地書寫著不同以往的華彩篇章。


  傾聽詩歌與音樂的低吟淺唱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自古以來,好詩就是天成好景。伴著現代意蘊更為濃烈醇厚的交響樂,低吟淺唱的唐詩讓觀眾的腦海胸襟似乎也隨之進入那片清幽絕俗的畫面之中。


  “長安大道連狹斜,青牛白馬七香車。玉輦縱橫過主第,金鞭絡繹向侯家。”小提琴歡快的旋律漾起點點漣漪,渾厚的大提琴加深著曲調的韻味,恍惚間,駿馬揚蹄而去,車轍下青草的芬芳充斥在空氣中,大唐盛世的繁盛與輝煌在西安交響樂團演繹的唐詩《長安古意》中初現,拉開了音樂會的帷幕。


  燈光緩緩暗淡下來,萬籟俱靜,古琴聲輕起,如同春風細雨般撫慰著悸動的心靈,一弦一韻,一起一落間,直入心底。忽地一聲,“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楊一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吟唱,仿佛一股清靈澄澈的甘泉,滌蕩去塵世的喧囂紛雜,唯層層潮水拍打著堤岸,與無盡的暗夜共賞這《春江花月夜》。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京劇表演藝術家關棟天帶有京劇念白韻味的朗誦,將唐詩《將進酒》演繹得酣暢淋漓。“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越來越快的節奏帶動起觀眾的情緒,掌聲雷動,掀起演出的首個高潮。


  演出進入第四樂章,周萌用英國管與樂隊相合,悠然舒緩的曲調仿佛遁入林間深谷,石上清泉傾瀉,松間明月鋪灑,鳥鳴魚嬉,正是王維《桃源行》中紅塵之外的亙古寧靜,讓人以為誤入了輞川那片仙源之地。


  輕靈的編鐘一聲聲奠定了樂曲的基調,長號在氤氳的氣霧中響起,陣陣回響如萬馬奔騰,黃土飛揚甚囂塵上,時光穿越回千百年前的古戰場,戰馬嘶鳴,戰旗獵獵。“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天梯石棧相鉤連。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張鐵林鏗鏘激昂地朗誦著《蜀道難》,似盼歸的兵士援古道而上,求索而不得,無奈慨嘆“蜀道難”!


  蒼茫絕域中,征人尚未還,巾幗又上陣。第六樂章《邊塞從軍詩六首》一開場,身著戲曲武旦與青衣裝扮的陳藝心、韓鵬飛剛剛亮相就贏得了陣陣掌聲。“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舞臺上,蓮步輕移裙裾飛揚,唱念做打,一招一式中,巾幗不讓須眉,征戰沙場保家衛國的形象纖毫畢現。


  如果說李白感慨險山危石的詩句讓人嘆為觀止,那么,白居易則用一首《長恨歌》把對愛情的描寫推向了極致。驪山腳下,華清池畔,楊玉環嬌柔的身影、如玉的容顏,璀璨了蒼翠山巒……張國立的深情演繹將觀眾帶回到那段遠去的歷史,也為這場穿越古今、跨越藝術界限的歷史對話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共赴藝術與歷史的跨界對話


  數千年來,三秦大地用肥沃的現實生活厚土和豐腴的歷史文化厚土滋養了詩人詩魂,為后世締結了燦爛的詩詞文化。從李白“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恣意率性到王維“月明松下房櫳靜,日出云中雞犬喧”的淡然禪定,從岑參“瀚海闌干百丈冰,愁云慘淡萬里凝”的蒼茫悠遠到白居易“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的無限惆悵,盛唐的繁華興盛賦予詩歌瑰麗璀璨的底色,晚唐的動蕩不安則讓詩歌有了落寞感傷的呈現。


  唐詩的存在,讓世界記住了中國文學的高度。而語言的不同,讓我們很難將這樣璀璨的文化遺產,與世界作出信達雅的分享。但又幸好,我們有音樂。詩歌與音樂,感性世界的兩生花,彼此間奇異碰撞,巧妙融合,讓許許多多不同語言、不同時代的人們在情感上完成了交流與共振。


  《長·安——唐詩交響吟誦音樂會》以交響樂隊為主體,結合多種藝術形式,用交響樂重現唐詩的音樂性,用唐詩的意境將交響樂立體化。這場由國寶級導演陳薪伊執導的重磅演出,實現了文學和音樂的雙重之美。“這次《長·安——唐詩交響吟誦音樂會》是與西安交響樂團一次非常有意思的嘗試!這是一個聽覺的藝術,是可以閉著眼睛聽的,雖然有朗誦者,但不是觀賞的藝術,完全是要培養觀眾聽音樂的習慣。”導演陳薪伊對于這場音樂會有著特別的期許——用創新的方式發掘、守護、展現、傳遞唐詩這一中華文明瑰寶在新時代中的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


  用聲音去詮釋唐詩,將外化的“朗誦”轉化為更加內化的“吟誦”,需要的不僅僅是聲音技巧,還需要朗誦者對詩歌字里行間所蘊含的充沛情感的理解、認知與共鳴。“《蜀道難》是李白非常有代表性的作品,所寫的不僅是難于上青天的蜀道,還有一個地域的文化、風光以及特殊的歷史背景。它傳達的是中華民族歷經磨難卻堅韌不拔、自強不息的精神。”對于張鐵林來說,融入詩詞的境界和感受,用朗誦的方式營造人物,亦是他對中華民族歷史的懷念和敬畏。


  詩歌與音樂就如同孿生姐妹,密不可分。而唐詩更是自創作之初,就被賦予了或明快迤邐或悠然婉轉的韻律。當詩歌以管弦樂編制展現,加入吟誦、朗誦及合唱,吟之以聲、譜之以曲,唐朝遺風和藝術之美撲面而來。“用不同的藝術形式來吸引不同的觀眾,讓不同年齡、不同興趣愛好的觀眾喜歡,甚至介入這種情感的交流,用各種藝術形式來和唐詩對話,我覺得特別好。”這場演出帶給張國立的不僅是新的嘗試,還有歸鄉的親切,“我從小在陜西長大,現在又來到西安,用這樣的藝術形式來詮釋唐詩,讓我覺得特別的滿足。”


  成就民族與世界的藝術篇章


  11月14日晚,《長·安——唐詩交響吟誦音樂會》作為第十九屆西安國際音樂節的開篇之作,為這場持續近3個月、400多位藝術家參演、近30場涵蓋眾多門類精彩演出的國際音樂節拉開了序幕。


  古典篇章作為每屆西安國際音樂節的硬核環節,都是不折不扣的大手筆。今年,從郎朗的《哥德堡變奏曲》到小提琴家寧峰與青年鋼琴家黃秋寧的《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音樂會》,觀眾將一睹國際頂尖演奏家的英姿。西安交響樂團多場不同風格的年底演出,也將進一步豐富音樂節古典音樂演出的內容。


  當代五弦琵琶代表人方錦龍的品牌演出《無論西東——方錦龍和他的朋友們音樂會》,“箏壇圣手”王中山的《箏魂——王中山古箏獨奏音樂會》以及古琴演奏家巫娜與鋼琴家高平的《未有期——鋼琴與古琴的瞬間》,三場定位不同但同樣高規格的國樂演出,將在國樂名家單元為國樂愛好者帶來更加精彩的藝術享受。世界融合單元,無疑是讓本屆音樂節更具多元化和開放性的板塊。《中國好歌曲》年度總冠軍——杭蓋樂隊,將在劇場重新詮釋游牧歌謠,在更開放的場域感懷自然與民族情愫。


  此外,本土秦腔名團三意社也為觀眾帶來兩場精彩的演出——古典劇目《焚香記》和新編歷史劇《關中曉月》。而兩劇的主演,則是廣大秦腔戲迷所熟知和喜愛的齊愛云、張濤、侯紅琴等藝術家。由京劇表演藝術家李勝素、江其虎、于魁智領銜主演的京劇經典劇目《鳳還巢》,由上海昆劇團的兩朵“梅花”黎安、沈昳麗領銜主演的精華版《長生殿》也將登陸本屆音樂節的梨園雅韻單元。


  作為面向全年齡段的國際音樂節,本屆音樂節也為小朋友們準備了“禮物”——以全球首部定格動畫、真人現場演奏為亮點的《魔法鋼琴&肖邦短篇——奇幻視聽兒童音樂會》和加拿大原版全場互動親子劇《你是演奏家2·超級金貝鼓》。


  2021年1月17日,陜西大劇院自制歌劇《圖蘭朵》將作為此次音樂節的最后一場演出隆重謝幕。此次復排的歌劇《圖蘭朵》,力邀國際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和慧出演圖蘭朵一角,奠定了陜西自制歌劇對標國際一線演出的大格局,也為西安國際音樂節交出了一份歌劇大作。


  藝術改變城市的未來。在2020年這個特殊的時空坐標點上,新的時代、新的使命讓絲綢之路的起點西安在友善、開放、包容的精神下復蘇光華,新的力量、新的思想讓陜西文化不斷推陳出新、創造改變,讓支撐華夏民族傳承的文化基因積淀、融契在血液骨肉之中,讓三秦兒女擁有更多閃耀著璀璨之光的文化自信和精神財富。(記者 柏樺)


標簽: 西安國際音樂節

閱讀:0

返回首頁
暖暖免费视频观看日本